Hi,欢迎来中教数据,请登录
首页 >>原子能技术 >>穆沙拉夫:这一次真的离去

穆沙拉夫:这一次真的离去

发布时间:2017-10-12 10:58来源:网络

  

  对于穆沙拉夫的议论,从他2001年执政开始就没有停止过。强硬如铁的军人也好,好权好斗的政客也罢,随着8月18日他的辞职,这些词语都没有讨论的价值了。这位65岁的巴基斯坦前总统,当天离开待了7年的总统位置。在遭遇弹劾的前夕,穆沙拉夫用辞职的方式,体面下台了。
  没有流血冲突,伊斯兰堡平静地接受了这个国家再一次的首脑更迭。然而,选择体面离去的穆沙拉夫能在离开的岁月里,继续过着有尊严的生活吗?他会躲过可能到来的牢狱之灾,过着悲凉但自由的流亡生活吗?他离开后的巴基斯坦,会面临怎样的改变?众多的问号,继续纠结在人们的心里。
  
  上台
  
  好莱坞大片《角斗士》中,澳大利亚影星罗素・克洛扮演的一名前古罗马将军,在角斗场上推翻了国王的统治。这是穆沙拉夫最喜爱的电影。不过,在1999年之前,时任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兼参谋长联合委员会主席的穆沙拉夫将军,并没有可能让电影中的传奇演绎在自己身上。
  变化是在1999年10月12日。那一天,总理纳瓦兹・谢里夫下令,禁止从斯里兰卡访问归来的穆沙拉夫在卡拉奇降落。无法落地的穆氏在飞机上拨通了一个电话,很快,忠于他的部队便占领了机场。穆沙拉夫安稳回到地面,回到巴基斯坦。几小时后,身着军装的穆沙拉夫出现在电视屏幕上。这场不流血的政变将谢里夫赶下了台,而穆沙拉夫则宣布成为巴基斯坦首席执行官。
  次年6月,穆沙拉夫宣誓就任总统,并同时兼任巴三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、陆军参谋长等要职,成为巴国历史上第四位军人总统。2002年巴基斯坦全民公决后,穆沙拉夫在同年11月获得连任,任期5年。
  在2006年出版的穆沙拉夫自传《在火线》里,他提到了早年在巴基斯坦军事学院学会斗争,他说:“人们意识到我是不能被人随意摆布的硬角色。”
  但穆沙拉夫此番辞职,并没有显示出这位硬角色的硬风格,颇有些被迫下台的无奈。
  
  卸甲
  事实上,强硬如山的穆沙拉夫近些年早已层层剥开了自己身上的铠甲。
  巴基斯坦这个南亚国家,建国后经历的政治历程,可以说是在军政和民选之间交替进行的。在巴基斯坦,掌握军权的陆军参谋长是最有实权的人物,无论总理或者总统,没有军队的支持,往往不得“善终”。
  拥有两种身份(即总统和陆军参谋长)的穆沙拉夫登上巴国权力之巅后,他的军方职位一直被反对派攻击。但穆沙拉夫视军装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,曾说过“军装是我的第二身皮肤,我绝不会轻易脱掉它”。反对派屡屡抗议,穆沙拉夫次次化解危机,黄色的军装依然穿在他的身上。
  到了2007年10月,反对派孤注一掷,在总统大选前起诉穆沙拉夫作为总统兼任陆军参谋长违反宪法,称有军职在身的他没有参加总统选举的资格。尽管最高法院驳回了该指控,但是,反对派这一次下了决心要让穆沙拉夫脱下军装。面对日益动荡的政局,穆沙拉夫在政权和军权之间,选择了前者,不得不辞别拉瓦尔品第的陆军总部办公室。
  移交军队权力的告别仪式上,场面让人唏嘘不已。离开待了46年的军队,穆沙拉夫的感慨、感悟在其告别演讲中尽显无疑,他的慷慨激昂,他的老泪纵横,都带着无奈的伤感。
  这次遭遇逼宫而被迫辞职的他,不知是否曾后悔自己过早脱下了军队这个坚硬的保护壳。
  
  未来
  
  占地2公顷左右的别墅,从媒体的描述上看,很田园、很自然。别墅基本建好,包括一个鱼塘,一条用来散步的小路。遗憾的是,穆沙拉夫这栋用来颐养天年的房屋,在他离开总统府后还没能达到入住的标准。还有6个星期,房间的窗帘才能挂上,院子里还有汗如雨下干活的工人。
  穆沙拉夫会住在哪里,会去哪里?是目前外界最为热议的话题。
  各种评论给了众多的选择。
  其一,定居美国。作为布什坚定不移的反恐盟友,穆沙拉夫不惜顶住国内种种压力,冒着支持率不断下滑的风险和美国并肩作战,此时“落难”的穆沙拉夫选择美国合情合理,何况儿子比莱尔已经定居美国。白宫对于这个猜测有点期期艾艾,近日美国国务院表示,假如穆沙拉夫向美国提出政治庇护申请,美国政府会加以考虑。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却说:“穆沙拉夫总统未来在哪里居住,应该由他本人和巴基斯坦人来解决。”
  其二,去沙特阿拉伯。曾有传闻称在穆沙拉夫宣布辞职的当天,沙特政府的飞机已经停在伊斯兰堡等候穆沙拉夫,但这个传闻很快被沙特政府否认。不过,去沙特是要去的,穆沙拉夫要去沙特朝圣,只是事后是否继续待在那里,没有事实可支撑。
  其三,移民土耳其。移民对于穆沙拉夫来说,不是新鲜事。出生在印度的他,小时候随父母移民到巴基斯坦。曾经在土耳其生活多年,会讲流利土耳其语的他,选择一个有熟悉生活环境,有相同宗教信仰的国家,也是情理之中。但也有专家分析称,在土耳其穆沙拉夫未必能“言论自由”,而且那里是恐怖分子容易到达的地方,安全是个问题。
  还有一个地方,英国。巴基斯坦前总理贝・布托曾经流亡于此。规模不小的信奉伊斯兰教的团体,相对自由自在的生活,可以让穆沙拉夫较为轻松地隐居。
  选择哪里,目前看上去并非穆沙拉夫本人能决定。巴执政联盟与已辞职的总统穆沙拉夫之间并没有达成任何赦免协议,这意味着有可能会对穆沙拉夫提出指控。但穆沙拉夫的命运应该说掌握在军方手里,虽然谢里夫派一直主张要以“叛国罪”审判穆沙拉夫,但没有得到军方的认可,此事行不通。
  对于军方来说,处置一个在军队里干了46年的军人,能否痛快淋漓地下手,是个问题。
  不管怎样,眼下的巴基斯坦最需要的,是从穆沙拉夫的执政节奏中转过身来,稳定政局,发展经济,从容应对没有穆沙拉夫的日子。
  
  (摘自《�望东方周刊》2008.8.28)

上一篇:项英之女颠沛流离的人生

下一篇:孟晓苏与“经天济地”的事业